含泪的微笑

编辑:灯光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9 15:27:58
编辑 锁定
“含泪的微笑”是欧亨利小说的创作风格,是作品喜剧形式和悲剧内涵的有机结合·"微笑"是其喜剧形式。
中文名
含泪的微笑
其他名称
 smile with tears
创作风格
欧亨利小说
特    点
以夸张、幽默甚至荒诞的艺术方法

含泪的微笑幽默小说

编辑
文学创果戈里作将喜剧性因素和悲剧性因素糅合在一起,以夸张、幽默甚至荒诞的艺术方法表现了深刻的悲剧内涵,让读者在笑声中哭泣,在诙谐中沉郁,别林斯基把他的艺术风格命名为“含泪的微笑”,这种艺术风格对契诃夫、欧亨利等后世作家产生了明显的影响。
诙谐的语言,轻松的叙述,巧妙的情节.幽默讽刺甚至玩世不恭的语调,夸张,嘲讽,双关等手法的运用,都让读者忍俊不禁;“含泪”是其悲剧内涵,欧亨利小说轻松的文字背后是内心沉重的现实主义格调,作品多揭示现实的不合理,表现小人物在残酷的社会中承受心灵的创伤,寄予他们深深的同情。
含泪的微笑: smile with tears.

含泪的微笑写作风格的渊源

编辑
1 时代和社会的影响[1] 
欧・亨利的小说大都发生在他生活的时代,在 19 世纪末 20 世纪初,当时美国已成为帝国主义国家,是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当时拜金主义盛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人的心灵体系也为金钱所维系和异化。欧・亨利对美国这个名利场的把戏也看得十分透彻,并对这个“金元帝国”的金钱崇拜进行了深刻的揭露、讽刺和批判。通过这一类作品的创作,作者意在开掘更值得人们在哈哈大笑之后需要去思索的悲剧性内涵,因此我们看到欧・亨利的这种被人们称为“带笑的眼泪”的写作手法是在这个复杂的时代背景下产生的。
欧・亨利对当时社会的认知是另外一个原因:当时,贫富分化非常严重,欧亨利洞悉穷人的艰辛,他选取的人物有骗子、小偷、酒鬼、赌徒、无业游民等等欧.亨利抱着对美国社会千百万小人物的极大同情来描写他们的命运。在描写他们的小说中我们常常笑中带泪:在被幽默的情节所吸引的同时,又对主人公命运的坎坷和世事艰辛投去感叹。他在描写这种背景下的人物的时候总是让人感到幽默的后面有种淡淡的忧愁,人们的笑声中充满了同情,伤感。
2个人经历的影响[1] 
欧・亨利的一生富于传奇色彩,当过药房学徒、牧牛人、会计员、土地局办事员、新闻记者、银行出纳员,还因为经济问题入过狱。欧・亨利式的幽默是让人潸然泪下的,他本人的生活经历是原因之一:忧伤的童年、职业生涯的种种曲折,在监狱的经历、爱妻的去世和第二次失败的婚姻,这些经历都使他对人生,对社会有独特的看法,因此欧亨利用一种消极、批判的态度来思考问题。
欧・亨利受同时代作家华盛顿.欧文和马克吐温的影响,承袭他们幽默写作的传统,又创造出了属于欧.亨利似的幽默。他把幽默与讽刺结合起来,对美国社会生活中的种种丑陋现象进行了无情的揭露和批判。加之一生经历坎坷, 使得他独特的幽默与众不同――充满了辛酸的笑声, 在夸张、嘲讽、风趣、机智的幽默之中, 含有抑郁、凄楚的情绪。

含泪的微笑写作特点

编辑
《麦琪的礼物》描述了一对贫苦夫妻德拉和吉姆的甜蜜而又苦涩的爱情:在圣诞节前夕,为了让深爱的对方感受到温暖和惊喜,妻子德拉卖了一直最引以自豪的漂亮的长发,为丈夫吉姆换来一条表链,以配丈夫多年一直无链的家传金表;而当她把表链送到丈夫面前时,却发现丈夫为给她买来盼望已久的一套玳瑁发梳,已经将金表卖掉。结果,夫妻俩各持均已无用的礼物,哑然伤神……这样的爱情让我们感动,欧・亨利以强烈的感情、深厚的同情心去描写这对贫苦恩爱的夫妻,在泪水中写出他们的不幸,在欢笑中写出他们的快乐,通过这些向人们展现出一幅幅真实生动的、具有感人力量的生活画面,揭示出令人憎恨的社会实质,使人们对这些小人物的不幸遭遇产生强烈的艺术共鸣。《麦琪的礼物》是一曲刻骨铭心的爱情礼赞。在《爱的牺牲》中乔和迪莉娅是一对有着各自艺术理想的夫妻,但在生活的压迫下他们已没有更多的资本再去追求自己的艺术理想,于是他们隐瞒对方放弃各自的艺术理想进入最底层的社会进行最低贱的工作。乔和迪莉娅的爱同样也是甜蜜又苦涩的,他们为各自能追求艺术而放弃了自己的艺术追求,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同样也放弃了艺术。他们为爱欺骗对方,他们为爱牺牲艺术,他们最后都放弃了自己心爱的艺术,这篇小说让我们读后和《麦琪的礼物》一样产生了同情和感动。我们深深地感到了悲剧和喜剧交织在一起的魅力和独特。我们仍以《爱的牺牲》和《麦琪的礼物》为例,在这两篇小说中,在金钱的困惑与压迫下,德拉和吉姆、乔和迪莉娅虽然过着艰苦的生活,但他们仍然坚守着爱情,即使苦涩,也无悔。在这两个故事中,两对恩爱的夫妻用欢乐的微笑编着美丽的谎言来蒙骗对方,安慰对方,双方都生活在各自的想象中,认为自己的牺牲能够使对方快乐,但这不过是掩盖在艺术悲剧上的喜剧烟幕。欧・亨利把喜剧性和悲剧性相结合的艺术手法统一起来,从为世人所看得见的笑料中看到世人看不见的眼泪,从现实生活中发掘人性与制度的悲剧所产生的喜剧效果。他笔下的好人常常是以喜剧形式去表现悲剧性的内容,用悲剧性的情节来反衬戏剧性的效果,悲剧和戏剧性有机地结合,实践创作艺术的辩证法。真正达到了使悲剧发美、喜剧流泪、泪中见美、笑中见泪,喜剧、悲剧交织一起,幽默风趣,运用自如,从而深深打动读者的心灵。
代表作《警察与赞美诗》讲述的是一个流浪汉苏比在冬天三番四次想犯罪进监狱的故事,作者的独特之处是他没有用过多的语言描述主人公多么的贫穷,而是通过他多么想进监狱来避过冬天,然后运用笔墨描述苏比的六次失败的犯罪经历。小说中苏比曾几次惹事生非,想进监狱得以安身,可他总是“失败”。当苏比在教堂受到赞美诗的感化,欲改邪归正时,警察却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投入了监狱,这是典型的“欧.亨利式结尾”。这个故事看似幽默,但是让我在在哈哈大笑之后却又有种苦涩,辛酸。我们为主人公啼笑皆非的命运而揪心。在欧・亨利的作品中,我们看到小人物的辛酸和坎坷,笑与泪、贫贱与高贵、梦想与现实,种种反差都反映了欧亨利独特的幽默方式―含泪的幽默,让读者回味无穷,久久不能忘怀。
读《麦琪的礼物》让人苦笑, 读《警察与赞美诗》让人在笑的过后感到悲凉辛酸。这种“含泪的微笑”正是他与众不同的写作方式。欧・亨利的小说能够得到普通读者的喜爱,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其中所体现出的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的普通小人物之间的相互关爱、相互扶持的高尚精神。在这些小说中,沉郁的人生往往是主人公的必备条件,通过苦涩的灰色幽默的结构形式体现小人物灰色的生活状态。譬如说刚才分析过的《麦琪的礼物》,这也是欧・亨利著名的写作手法――含泪的微笑的典型代表。通过对小说整体结构的巧妙设计,以幽默的结构形式反映荒诞的生活。善于运用反衬手法是他的短篇小说一个非常明显的艺术特色,在夸张、嘲讽、风趣、诙谐、机智的幽默之中,揉进抑郁、凄楚的情绪,形成“含泪的微笑”的独特风格,产生非常突出的艺术效果。“含泪的微笑”,加深了作品的社会意义,具有长久的艺术魅力,从而使他的小说散发出迷人的艺术魅力。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