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夏

编辑:灯光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9 12:18:5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欺夏是赵洛瑶小说《夏玄雪》中的女主角.在遇到玄野以前,欺夏是个对爱情没有任何幻想的女生.她是个孤儿,从小就在孤儿院长大,从上小学开始,学费就一直社会上的好心人在帮缴,所以,欺夏也从很小便知道自己是一个不该有别的想法的人;她告诉自己只可以努力,因为只有努力学习将来才有希望让自己过上好日子;直到某年的9月18日,她在那个下着雨的日子里遇见了玄野,接着人生就被彻底的改变了;欺夏是隐忍且坚强的,她为了爱,可以一边流泪一边放弃自己最宝贵的东西;为了玄野,她牺牲了贞洁,牺牲了理想,甘心情愿沦落成妓女,为的只是让自己能够断了再跟他相恋的念想;从遇到玄野之后,欺夏就忘记了自己,她的一切都是为了玄野,包括痛苦的活着;欺夏的爱几乎是完美的,她可以微笑的看着可颐跟玄野在一起,自己却冷然拒绝着田雨和雪野的爱;她是那样的善良,即使是伤害过她的田昊天和徐瀚雅,她都能够原谅;于是,在最后的最后,虽然还是没有摆脱死亡的宿命,但能够跟玄野在地狱里做一对鬼夫妻的话,对她来讲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情吧。
中文名
欺夏
登场作品
夏玄雪
恋    人
玄野
亲    密
雪野(雪野爱恋欺夏)
好    友
田雨(田雨爱恋欺夏)
情敌变好友
可颐

欺夏人物关系

编辑
欺夏VS徐瀚雅:仇怨
欺夏VS田昊天:肮脏关系
欺夏VS MANDY:起初是好友,后被MANDY陷害

欺夏欺夏之经典语录

编辑
1.爱你的人未必会每天都说着“我爱你”,真正爱你的人只要说两次“我爱你”就够了,一次是他爱上你的时候,一次是他死的时候,剩下的,就是要去做了。我觉得,玄野就是这样的人。
2.……玄野,你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不会知道我有多么、多么、多么的爱你,不过,这样已经很好了,谢谢你爱我,谢谢老天让我来过……
3.我和田雨很多时候都不是因为有缘才相遇,而是他太了解我,知道我会在哪里出现罢了。但是,我从来没跟田雨这样说过,因为我不想伤害到他,不想让他知道,其实除了无份以外,我们连缘也没有。
4.以前,我都祈祷每天闭眼前、睁眼后都可以见到他,可如今,我只希望自己可以永远不要再张开眼睛永远不要再醒过来,永远不要再面对可能没有他的世界,永远不要……
5.我不会接受任何人,包括雪野。因为,上帝创造我的时候给我的心脏太小了,所以,他告诉我这辈子只能爱一个人一直爱到死。就算我想贪心的话呢,也要等到下辈子才行!
6.一辈子吗?那应该是好长的一段时间吧,只不过,没有了他的人生我不知道我的一辈子还能再延续多长,或者十年,或者两年,再或者,更短或是更长,只是,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到什么程度了。我曾经把他当成我的命去爱着,然而现在我失去他了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我已经失去了我的命呢?你要我答应你让你永远陪在我身边是吗?那么你先告诉我,一个没有命的人可以活多久?如果你能回答出来的话,那个答案就是我的永远了。
7.对不起雪野,我知道不管我怎样去做都是会伤害到你的,那么,就让我消失吧!既然我无法收回说过的那些话,就让我用死亡来完成自己的诺言吧!我的死亡,或许就是我所能给你的最大疼惜了!
8.雪野,他此时正安安静静的躺在我怀里的骨灰盒里,一动也不动,就像他睡着的时候整夜都不会翻身一样。而这段时间,我一直抱着骨灰盒在想一个相同的问题,就是雪野生前那么高大的男人,他,是怎样蜷缩在一个这样小的空间里的呢?想了很久很久我终于想明白了,我的雪野已经化成灰了,所以,他才能够在那么小的地方呆着。
9.我睡觉的时候总会一直开着电视,因为我讨厌寂寞,我觉得寂寞会趁我睡觉的时候把我给活活的勒死。虽然我很想死,但是却不想被寂寞弄死,因为我极端的讨厌它。所以,我才会在睡觉的时候让电视不停的聒噪,这样,我的世界就不是寂寞的了。
10.六年了,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愿意穿着衣服来抱我。六年……我的生命里不知道还可以再有几个六年。我忽然想到那么多年以前的那个下午,那个有着漂亮笑容的男孩子曾经跟我说的话。他说他会一辈子都陪着我,陪我过一年、过两年、过三年……一分一秒都不分开,过到我们把这辈子都过完了,再去过下辈子。可是,如今,我却一个人活了六年,六年啊!
11.忘川,是传说中阴间奈何桥下的流水,相传,所有的鬼魂在投胎的时候都要跳下忘川,因为只有水流湍急的忘川之水才能将他们接引到新生。
12.我知道他说这话没别的意思,但我却忽然想起那么多都市肥皂剧里的情节。那些男女主角们一天到晚总是追问着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是喜欢还是爱?而自从那句矫情的“喜欢是淡淡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出现以后,这种无穷无尽的追问也变得更加推陈出新。什么能不能跟我一起死?能不能在我死了以后不找别人?能不能一生一世只爱我一个、对别人连一丁点儿喜欢都不可以有?……唉,其实这样问又何必呢?答案出来了又能怎样呢?暂且不说给你承诺的那个人,单是你自己,你能保证自己在把他踹掉以后还会记得他对你说过什么吗?你会吗?而谁又会?我记得我以前有个很要好的朋友特别喜欢查各种各样的字典,有一次,她不知道捧着从什么地方找来的英文原文字典告诉我:“爱”在最早以前的解释是一生一世的怜惜、陪伴和照顾。我当时听完觉得没什么,这种定义早就在电视剧里听过了,可是我那位朋友却忽然跟我说:欺夏,你说这一生一世是不是指着得一直到死啊?是不是说我们如果真爱上一个人了得要死的时候才能跟他说爱呀?可是如果我出了什么意外他不在我身边怎么办啊?说完这话,她立刻就开始流起了眼泪。当时我觉得她这个人太较真也太偏激了,可是后来听说她好象真的生活得很幸福。而我也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后才发现,其实她不是较真也不是偏激,她只不过是这个世界上的一种稀有人种而已。因为当很多人都把目光落在怜惜、陪伴还有照顾上的时候,她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前面的一生一世。本来我和玄野也看到了,只不过命运嫌弃我的卑微,给我的爱情一张癌症晚期证明以后还不忘跟我说一句“你必须撒手人寰”!而在与玄野分开的那段日子里,我也开始变得恶毒了起来。我开始不再去想那个朋友的幸福,我只是在看到有人快乐的牵着手晃动于我面前的时候跟自己说:欺夏,你无须嫉妒,他们不是相爱,只是碰巧在一起,而已!
那时候,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农民,尽管我所享受的都是这个世界最前沿的东西。
词条标签:
文学形象 人物